northbaylg

温瑞安:

(2017年9月至10月京泸温派聚会文之十三)
温巨侠按语:
9月28日因为“白衣方振眉”视剧在北京宣发,温派各路子弟,聚于京师。当然928那天大敍,相当高潮迭起,而且有很多意外,有很多喜出望外,更有许多喜料之外的惊和喜。总之,温派是不让一日无惊喜的。这点我们是做到、办到、达到了。之后连续数天,一路从北京聚到上海,每天都有大仗可打,每天都有让一辈子难忘的事情发生,真的无枉此生,甚至不辜负每一天每一日每一夜每一时每一刻。
其实在聚会之后,特别在2016去年6月至今年底这一年半以来,温派有两位令人触目的女性,呈交了不少好文章来,一位是不负如来王律之,一位就是不斩无名将裘剑衣。
王律之自从在去年年中起,成為我三至四部温书IP的营运代理人。
她能够在当时那么多人觊觎、打探、询及、甚至可以说是協商是否可以直接得到我允许营运和投资开发我的作品系列(各位,您们可别忘了,我光是武侠就有十一个系列、六百多部的书,而且,武侠是我小说作品的一部分,而小说也只是我繁复创作生涯里的一部分)有的还是直接或间接的用不正当甚至不合法的方式企圖使用我IP版权----燃鵝我还是把其中四个重要系列小说授权于:當時在经济財力上尚无以证实她拥有这种无尽能力的(后因我赴泸拜会了蓝智领导蒲总之后,才具备了这种认知和信任)王律之来代理这四部书的版权洽商和营运。
这算是一种极为信重与相知的委托与授权,在一位女性跟我非親非故、毫无瓜葛、完全没有前叙性质或暗箱作业的情况下,我能委于如此重托的,近兩年来在温派门下只有四位:一位就是不斩无名将裘剑衣,她是真正的温书迷,视我作品“如同己出”,一位是不负如来王律之,对我作品本有一番宏图抱负,另一位叫“飞月追云”李绛雪,更年轻,95后,女大生,虽然年龄相距45岁,但入门当比王更为早一年,有千里越級相知之情。另外一位,就是蓝智旗下營运上宣发好手:红粉知己“能舍能得”贺意真。可是,王律之算是破关纳入门下並且直接可營運我IP的第一號人物。
她能夠获得这样的优待,主要是因为她的企划和想法能得到我的赞赏。再且,她的信函亘常能打动我,不但写的好,而且有结构有计划有明见,特别能让我看了觉得有理有据而且让人心甜。不过,相信她也不只为我写过这样的信,相信有不少擁有文人情懷的睿智之士,但作为文人出身的我,对这种写文章的气派与描叙能力,还有书信传情达意功力,肯定对我有诱惑力及感应性,加上她的耐性与毅力,终于感动了我,授权予之,希望她能把我视同儿女的作品糸列Ip办妥、办好、办得强盛完整,而不是像那种一面桃花一面逃瓜,或者霸道蠢材溜上床的那种货色。希望她能堅持不低俗、不滥权、不贪财、不骛得的操守下,完成我们的武侠文化在中华滋长发皇的志愿,我希望她不会辜负我的期望。如果做的好,万千温迷和我都会感谢她和她的支持者及团队的努力,如果辜负了,那我宁愿死纏烂打,也会竭力阻止一些非侠非温的异胎献丑于世。
以下就是王律之的文章,你们看了就会了解,她的文笔何以能夠说动了我,说服得了我,并曾以及将来也能够争得我的委托与信任。
按照交稿先后,其实这糸列的聚会文,剑衣交在先,律之在后,梁四的聚会文续篇乃最后,不过,因为我到这聚会文末了还有重大事公布,所以我把秩序倒反过来了,特此为注。

温瑞安 2017.12.12

苍关驰越,龙虎登临——温派金秋北京行

文:不负如来白青蓝

再一次与温派兄弟姐妹们会京师已是十月前夕。时逢双节,月序金秋,天凉风爽,举目轩轩。大哥之巨作《白衣方振眉》首次影视化之盛事是这个金秋时节最振奋的消息,甫一公布便如白鹤清啸般在温迷中迅速传开,转眼激起千重震荡。
大哥着四哥五姐向我们通报了这一好消息,我们便在神火营兄弟姐妹们的安排下各自抵京。早便知道这次会京师不仅会有幸出席《白衣方振眉》影视发布会,还将参与大哥亲自设计安排的温派弟子才艺交流会,正是群英荟萃,人才济济,大家天南地北为大哥为温派而来共襄一场盛举,我心头熨贴着阵阵热意,觉得这样的相聚不仅热闹,更是颇具仪式感。不由感慨,除了大哥一枝独秀能为武侠呐喊出声,这样的郑而重之的仪式感现在是很难看到了。明面上的武侠大家变得稀少,而暗地里倾慕武侠的年轻人又那么多,许多人只会人云亦云的说武侠老了旧了,却错漏了武侠在年轻一辈里传承的脉脉生机。追随大哥的这一年多以来,我有幸偶尔与温派兄弟姐妹们一起伴大哥经历活动,亲眼目睹大哥为武戏传承和发展做一次次的狮子吼,振臂疾呼,一呼百应,每一次聚会都群情激越,誓要以铁肩担起一番武侠的未来。今次又是如此,大家齐聚京师,为温派的又一项成绩骄傲,在数十年的期盼中,白衣方振眉终于在这个最好的时代清姿英华的来了!

28日早上,我们到大哥下榻的万达索菲特酒店集合,碰头的都是从五湖四海赶来的温派精英,大家发自内心的高兴,感慨着白衣方振眉的影视化盼了许多年终于得见,而且是被珍视的用心的人来做,看来能得温派武侠精髓的影视化作品搬上荧幕是指日可待的了。说着笑着,主办方安排大哥和主队成员在特别布置的贵宾室接受媒体的专访,我们便在发布会大厅门口依序次签到,安检,率先入座, 等候发布会开始。发布会布置的简约大气,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主办方慧眼真知采用了大哥亲笔题的《白衣方振眉》墨宝作为现场唯一的KV露出宣传板博得了大家的一致嘉许。发布会现场因我们的座位在媒体机位之后,看舞台不是特别方便,但主办方为了有更好的媒体宣传效果,这样做大家也表示理解。况且一开始是主办方寒暄,大家鼓掌之余更是翘首期盼大哥登台,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直到大哥登台——登高台兮四望,曳广泽以端姿容;戍角鼓兮天达,佩长剑兮皎明;极远目而长睐,有雷乘与虹驾;从飞纵而盘翔兮,鳞逡逡以徐下;尚神功而开宗别兮,犹天日不可以之蔽;御往来而躬泽被兮,与九嶷寿兮堪比舆;文采何章茂兮心驰,灵思何骋骛兮浩荡;亦态拟之神恍兮,列群仙而固然;虽时愚之不察兮,忍太器而希音?驱蛟螭于沧海兮,龙倾波兮得见;纵雉鸟于梧渊兮,鸾凤当以疾避;序阴阳而难分兮,当乎来以发声;正麟属之承旗兮,历今日乎吾将行!
大哥登台,我瞬间想起了一句楚辞,青云衣兮白云裳,举长矢兮射天狼。大哥好像那《九歌》里的东君,甫一登台,这场发布会就从了一场常规的娱乐圈影视发布会变成了点上了武侠灵魂的神州结义。是的,场下的每个人仿佛瞬间被点燃了,大哥的一句句话,气象开阔,闻者醍醐灌顶,我清晰听到坐在我前排的一对男女在说“原来武侠还有这么多人看”。我多次在想,如果大哥可以一直去巡回演讲,这可对宣传武侠振作武侠迷的精神有划时代的意义。目前有资格做这件事也有心胸去为了武侠开辟新局的就只有大哥了,可惜大哥日理万机,需要他的地方太多了,这念头也就只能在我脑海中倏忽一转,旋即站了起来走到不被媒体遮挡的过道地带更加集中精神听大哥发言。在白衣方振眉的发布会舞台上,我觉得一切都离我很远,只有大哥的声音直直传递到我的心底。在发布会的后半程大哥朗诵了自己的诗歌——我回到了座位,飞快的瞥了一眼大家,发现所有温派弟子都含着期待的目光专注欣赏大家最喜欢的温派保留节目——大哥朗诵诗歌。


有人说文如其人,读一个人的诗往往能窥探到对方的内心。大哥的诗我不敢说读懂,可当我听大哥谈及过往,说起在台湾的遭遇时,我的心是痛的。换成任何人都可能被当时的困境吓退或是整垮,可是大哥没有!一个品格高尚有信念的人,是无法用呵斥谩骂威胁折断脊梁的。
有人说温大哥不是中国人,凭什么爱国。可一个人是不是炎黄子孙,难道是凭一纸国籍判断的吗?国籍代表的是官方的认定,而精神与风骨才是华夏文明源远流长的根源。大哥的身上有着中华文人的傲骨,而他的诗就是对中华文化的寻根!如果不了解大哥的经历和过往,读大哥的诗也只能停留在皮毛,那该是多么可惜啊!
看大哥的书之前若能读大哥之诗词,必有更深一层的领悟和体会,会懂得大哥笔下的角色肝胆为何会如诗一般浓烈难忘,令人一之相触,便沉醉终身。大哥也是这样,一直让人不顾一切想追随。想当年大哥在台湾创立神州诗社,一时间台湾文坛因为神州诗社的出现风起云涌。无数青年因为大哥的号召展开了对中华文化的寻根之旅,甚至有人为之打工赚钱为诗社略尽绵薄心意,是什么让这些青年人奋不顾身的追随大哥左右呢?我想,那一定是因为大哥的精神与信念成为指引他们前进的一盏明灯。在这个世上,能够凌驾于物质之上的必然是精神,大哥与神州诗社作为精神支柱,在当时的台湾可谓引领风骚,令无数英雄尽折腰。这精彩绝顶的江湖奇遇,英雄见闻,尽数化成了笔下的诗与剑,倾入温式江湖,波涛万顷,着鱼龙腾跃,好不热闹!温式侠情令人一邂逅便爱入情肠,化作点点岁月的酒,而后江湖夜雨,生杀阵前,只为一壶而来。
英雄的路终究不会是平坦的,大哥的一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传奇,有坎坷,有挫折,有艰辛,有困苦,充斥着背叛与阴谋,甚至带着血腥与杀戮。大哥一路前行,迎难而上,将所有的苦难与磨练化为营养充实自己的人生,从而揭开了一个崭新的武侠世界,我们这些后辈一次次听大哥讲述当年的刀光剑影,那是无数人无法触及的一个时代的巅峰背影,而今再闻亦深觉动魄惊心,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湮没在了大哥明朗自信的笑容之中,他不轻易对人提起,除非你是温派弟子,你有幸知道他走过的路,未来你也将跟着他一起前行,共同举起那面他已经举了六十多年的武侠旗帜。

发布会结束后,我始终心绪难平。不仅仅是因为我自己也是温派的一员,见证了温派的辉煌与腾跃。也不仅仅是因为我参与其中,成为为温派事业奋斗打拼的先锋。大哥作为超新派武侠的开派宗师,他所展现的人格魅力与浩瀚胸怀,让我看见了一个可能,一个时代巨变的可能。这股能量有多大,我想去亲历,想去见证。
大哥第一次说武侠不死时震耳发聩,我如今仍然记得在台下听到时眼泪夺眶而出的感动。武侠没有死!有大哥高举超新派旗帜的武侠怎么可以说是死了呢?那只不过是龙一时天序未至的隐芥藏形而已,现在当温派事业的版图渐渐拼凑完成,我们不难看到大哥即将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怎样恢弘的广袤山河!
山河录,一录山河风云涌。
长安念,一念武侠风华显。
大哥数十年不认真读诵长安,而今我重读长安。念的不是风过云烟,不是武林路远。我所念的,是古之舞者,芳华今现。
长安,属于它的繁华与华美,生机勃勃的脉息,终究不会随着时光掩埋。
古之舞者,今之武者,风霜过后,终究要看一看,山河录上的长安风华是何等壮丽,大哥的超新派武侠可不亦正如此吗?


评论

热度(84)

  1.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