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baylg

温瑞安:

(2017年9月至10月京泸温派聚会文之十四)
温巨侠按语:

9月28日因为“白衣方振眉”视剧在北京宣发,温派各路子弟,聚于京师。当然928那天相当大鼓,高潮迭起,而且有很多意外,有很多喜出望外,更有许多喜料之外的惊和喜。总之,温派是不让一日无惊喜的。这点我们是做到、办到、达到了。之后连续数天,一路从北京聚到上海,每天都有大仗可打,每天都有让一辈子难忘的事情发生,真的无枉此生,甚至不辜负每一天每一日每一夜每一时每一刻。
这篇评点裘剑衣的文章,延后并耽搁了几次发布期限,以至造成有些朋友如临“大敌”,以为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燃鹅却是木有的事,只不过是顺便评定这次聚会的总成绩,以及公布广州聚会文的评审方略,因不想与昨视频的短文比赛相互影响对消,加上我的确太忙无法写评,所以才一再往后延期。

这篇评点裘剑衣的文章,延后并耽搁了几次发布期限,以至造成有些朋友如临“大敌”,以为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燃鹅却是木有的事,只不过是顺便评定这次北京一一上海聚会的总成绩,以及公布广州聚会文的评审方略,因不想与昨晚上视频的短文比赛相互影响对消,加上我的确太忙无法写评,所以才一再往后延期。

         裘剑衣的文章,在温派是相当无敌的。这次北京一一上海的聚会文,她的文章依然才气纵横,文学底蕴丰厚风流,加上本身性格的任侠妩媚,极具神州气节,所以还是一马平川(别误会[擦汗]),绝尘而去,造极登峰,旁若无人。幸好,还有对我个人了解极深、文笔稳若泰山、思虑布局周密的不负如来王律之。此外,更有我派“潜伏”的女殺手,虽一直从事法学研究,虽则已同时成为我国考试弊病百出制度下夹缝之中、侥倖存活的小女侠李绛雪,凭她那一股决不湮灭的才情天火,还有她天生的爽快俐落、英气迫人、侠骨柔情、抝执倔犟,用一支多情、深情的笔法,天风海雨的逼出了聚会的的意义和神釆(虽然,有头无尾、落雨收柴[擦汗])。是以,这次征文,裘剑衣、李绛雪、不负如来,鼎足为三,三人同获大奖。每人奖金500元,同时,在元旦聚会时会赠送温派绝版书或同值礼物。

       恭喜三位。

       果然不愧我爱将。

       特别提到的是:李绛雪年仅21,她竟然仍未读过“龙哭千里”而文笔已非常“鳯舞九霄”,才气才情,为我所推崇。何况长的十分女侠,美的像一把冰上的小刀。裘剑衣能商能文,能战能言,仪容万端,锦口绣心,非常我见青山多妩媚。王律之留學回国,在營運企划上,智计多端,纵横捭阖,罕见匹敌,而且对事物的透视力和結构性能,特别强悍,又出身名门之后,为大家风范。

   人稱這是溫派近期的红颜四大名捕(另一位是贺意真,这次她人国外,这次她是來不及参加聚会),一如当年神州社时初的“四大水红带”的曲凤还、秦轻燕、戚小楼、陈剑谁一样,如虎添翼,如凤振翅,与有荣焉。

        我们都知道,人类的脑部组织大致相同,能运用的功能也不过是百分五六,如何运用,人人不同,故所以有人试图以不同的方式,包括瑜伽密宗气功音乐舞蹈畫画运动来进一步开发拓展。这是一个自觉性的时代,虽然教育方式落後蒙蔽和制度的失機,也大幅度的约制了艺术以及文学的發展和方向,還好创作大都是来自现实的模拟以及创造的联想,艺术家一部份是对自身和處境了解越来越丰富,一部分又对自己的存在和命运越来越焦虑,同时要描述和表达他的身边所接触社会的真实,一方面又想逃离这残酷现实的樊籬而遁避于幻梦与玄想中。所以,理性与感性互相爭执、对峙,甚至为「爭地盤」、甚至「大打出手”,大动干戈,造成艺术家作品呈现了迷惑与乖離。莫奈作品如此,梵谷作品如是,贝多芬、约翰史物劳斯、石涛、刘国松作品莫不如是。他们把人性的深层底处的隠匿部分,挖掘出来,又不自觉的加以修饰,所以成了他们不自觉的人生记录,一面有T.S.Eliot 、James Joyce的高度理性,一方面又有高度反理性的SamuelBecket 和Gabriel Garcia Marquez写成皇皇钜著。

        如果照姚一苇先生的理论,想像的感性和知性各成一端,相互配合交织成艺术作品的完美形式,那么,它们的差别是光在量的比例上,而非质的比例。有的人知性过强(例如韩愈的文),有的人感性过强(例如李白的诗);知性过强,相对则感性减低,反之亦然。我们打个比方,假设我担心的是绛雪爱徒太专心研读法律,其创作力的感知交揉将知性大力取代感性,这是难以避免。很简单,余光中散文非常雄奇,那么,秀美方面就稍阙如。同理,張曉風早期散文比较秀美,雄豪之劲就力有未逮。剛才例子中的李绛雪也可以凭她的苦修和意志力,以平衡她生活的感知方式,也可以通过良师益友的指引来改变或疏导这个可能而不是一定的结果。這種相互的平衡點,對创作有很深刻影响,这好比一位健身先生要同时跳好芭蕾舞一样不容易,也是太极图的真理,阴阳生克的大道,如果以程式而论:想象力=知的作用+感的作用=1。

         那么,此消彼长,知的作用永远大于零而小于一,而当知的作用增大时,感性必然减少,反之亦同。知感交替变化可以各不相同,但关系永远系一。

       说到这里,我得告一段落,因为我实在是个忙人,再描叙下去,可以又写一本文学理论了。

       接下来我要公布的是温派广州行的聚会征文(11月底至12月初)的评审新法:

         总共参加征文有12人,有14篇文。

         规则如下:交逾一文者可酌量加5-10%(即少許)的打分,但仍然每篇作獨立算分。

        这次由参加者(已交文者)负责评分。

        每人每篇打分额指数为10分,例如,你认为该文写得很好,但有点小瑕疵,你的评分为8分。

        你连自己的文章也可“公平”的打分。当然,你也可以给自己10分完满分数,不过,你在做人在笑天在看,人家对你大作的打分也大可以一报还一报。不过也得公平就是了,過谦让会吃大亏,我也在测试你对自己有无自信和公正评价。

        首名依然得可观奖金。亚军季军,亦有礼物,而且在元旦奉贈。

       14文分三天评分。我们每天刊出一文(后天20號起)(连同各位评文),故按照次序先发布于温派乐乎,以及其他温派地盘平台,顺便一告,我们开发了「北京時间」号的温瑞安平台,请大家多去支持。

        因考虑及李绛雪同子和一些正忙于年底考試或要务的成员,恐怕不能太兼顾分神,故而14篇文稿,分作三天读完赐分,而且打分者都要(每篇)书写25—50字以內的小评,发表打分理据及意见,打分时相对宜考虑到写文者的年龄和努力,例如温挽飞同学仅刚满11岁之龄。

       我们的分配希望是:20号5篇,21号5篇,22号4篇,共14篇,你们的打分,记名及第名作者,发上诗文群及子弟群来。

      至于广州行聚会文秩序,我们会根据秩序再发一次到诗文群来,这个活动,包括评分统计和主催,由万点星光、温凉玉及温挽飞、柳丁作为主催和主持。还有,我个人也掌握了30分的不需评点(次次都由我来写,也太不公平了吧)的评分绩额。

       当然,你们若能尽快(甚至在一天之内),把评复和评分一起交上来,那是最好不过了,谢谢大家。

       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鼓励大家写作,还有,如果环境许可,这些作品,也有我推介合集成书的可能。

       我辛苦了^-^

       大家幸福了。

       也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努力,温派做的事,目前没有人做,也没有人肯做,没有人愿意做,没有人做的好,没有人有心、有志为之。

        所以,我们是温派。

        我们是可爱的。

         也是伟大的。

         白驹过隙,不朽若梦,空中大石,笑看风云,寂寞高手,天下有雪。请了。   (20171218神州温瑞安。)


只要燃烧,你就有光
——小记温派子夜雅集

裘剑衣/文

我是幸运的。自从去年七月至今,我得以有幸拜见大哥,此后参与了温派诸多活动,其中有香港大型书展演讲专场、各类影视发布会、电台现场直播节目,以及一些重要的会议,甚至寓教娱乐的郊游活动。我以为,这就已经是温派活动的全部,然则,竟未及其表。
国庆之夜,子夜时分,在大哥的主持之下,我们举行了一场温派诗文诵读活动。喜欢温书的粉丝们都知道,没有任何一派的武侠小说比温派更接近于诗歌意象。情义满天下,诗剑写江湖,几乎是温公的代名词。但是,我仍想得简单了。大哥始终是那个“无一日不惊喜”的温派掌门人。诵读会开始时,首先,由大哥领衔,亲自为大家诵读了《佩刀的人》与《破题》两首名作。且先不提这两首诗的内容,大哥的演绎方式再次别开生面,震撼了在场所有人。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听大哥诵读诗文。早在去年七月的香港书展上,那是我第二次见大哥,大哥诵咏了《月光会》,他仅开口起头了一句诗,就能把在场所有人带入了诗境之中。我第一次知道了,诗歌原来应该这样念才对。然则,它还不是极致,竟然还有极中之极。
大哥说,有些诗不能轻易念,找不到合适的场合,不读;遇不对合适的人,不诵。我何其有幸地听到了大哥吟诵着就连内围弟子也鲜少得闻的《佩刀的人》与《破题》。大哥的吟诵,犹如楚人狂歌,意兴风发,问天索地,呼号趋驰,伸其志、行其义、传其情,月光下,星光里,白衣如雪,寻寻觅觅,纵然不被理解,也在所不弃,直到那射虎看雪的英雄们终于来了!
诗文雅颂,今人能几?昔有王羲之,兰亭集序,曲水流觞,千古传奇。今有温派子弟,于子夜雅集,古之武者,今之侠者,日月交辉,各擅其长。此刻,万籁皆静,热血激昂,神州无二。我不禁遥想当年,神州诗社兴盛之日,于振眉阁中论诗演文,试剑山庄七重天上习武兴邦,曾经是如何的群雄辈出,何等的气韵恢宏,难怪说,它是一个壮丽的时代!
我为之神往,无比欣羡,但是何其可惜,我还是错过了那个辉煌的时代。生于文化凋敝后又复兴未艾的八十年代,对于古典诗歌始终好奇,又心存敬畏,带着似是而非的隔膜,仿佛它是它,我只是我。而今天,当我们真正开始读诗,全情投入之时,心无旁鹜,它是我,我竟是它。是夜,温派诸子,追古思今,从古之《长安》,到今之《黄河》,从寄情万千的《大悲十九首》到悠思无限的《初恋》,笑看大《浪淘尽》了多少千古风流人物,我们穿过古典,回响当下,悠悠远远的钟,一声,一声,一声声,唤起古今之情,同悲共喜。
大哥说,诗歌表达的是情绪。当我们读诗时,就会被作者的意境所感染,各自的过往一一浮现眼前,最后,我们也被自己感动了。有时候,它是高山,它是深海,它是黑暗中不屈向天的怒潮;有时,它是断崖,它是残月,它是绝壁中破土凌空的松;它是满座衣冠似雪的古之侠者,它是思古怀咏不落俗流的今之英杰,它是书生意气试剑天下的自重,它是寻遍江湖无故人的一声叹息!纵然低吟时,它仍激昂,健气高举,固执且从容;一声,两声,它是竹林深处不知何人的弦音,它是古之士者孤寒澡雪的节气,是今之侠者霜刃未试的争鸣,铮鏦,又铮鏦;千声,万声,它是按剑的手,满弦的弓,它是风雪中不栖寒枝的飞鸿,寻寻觅觅,岌岌夜行,它憔悴,却也雍容。铮鏦,铮鏦,又铮鏦,海日升残夜,苍茫天地间,跨海筑飞虹,神州现侠踪!
子曰:君子不器,允文允武。朱熹先生在《论语集注》中解释为: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庄子又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不囿于一技之长,不以只学一两门手艺赚钱为目标,当志于由学艺而体会天地之道,从气象万千的世界中追寻人世之道,化而能用,成就不器之器,它不是剑,它是剑气;它不是武,它是侠情;它是不是从剑客、剑法、剑招,直到最终演变成温派破体无形剑气的另一种解读?大哥的诵咏之法,集诗词、歌咏、曲调及中古音韵于一体,以情绪表达为主体,恰恰抓住了诗歌表现的本质,这正是自成一派的不器之器,万流归宗,千剑化一,而后气韵超凡,突破陈习,再新天地。我更明白了,自己要学的东西越来越多,目标却越来越清晰,前所未有。
于是,我又忆起那个悠悠远远的梦,一个十年前已经放下的梦想。
大哥说,只要敢燃烧,你就有光。
我马上翻出二十岁时写的《六州歌头》,它词不成词,曲不成调,它是一段幼稚的心绪,却是坦荡的骄傲:
少年意气,一苇渡寒江。单骑闯、长刀向、卷平莽、灭胡殃,醉卧千军场。朝天阆、折龙榜、酬夙望、翻沉浪,试缨芒。戎虏未息,不受无功赏。丹史昭彰。砺兵扫虎伥,豪酒入中肠。纵抔土葬,亦国殇。 竟流言谤。危楼上、星野旷、没孤航、游子怅、谁复谅?耻名缰、顾八荒,弹剑清歌唱。安忍忘、黍离伤、江河怆、吴钩响、胄衣霜,九塞烟尘,慷慨何辞让。矢志铿锵。对故都州土,刺血洒川汤。神州儿郎。
我愿人皆有梦,寻梦归来,仍是当时明月,当时人。横流万古,苍茫八荒,流萤点灯,亦成天火,只要,不肯熄灭。你们,不肯熄灭。

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 凌晨

评论

热度(68)

  1.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